最新消息:每个人都受两种教育,一种来自别人,另一种更重要的是来自自己。--爱德华·吉本

数字生活、作品、教育、和自由软件

观点 开发者关系 753浏览

我们现在是数字时代了吧,人手一机的,但未来的人们可能会笑我们还不够数字却自称数字时代。

数字时代很大一部分都是依靠软件,然而软件依据授权模式分成两种,一种是你可以自由使用、研究和修改、散布、回馈的(详情请见自由软体基金会之《什么是自由软件?》);另一种是反正都不行,有白纸黑字写在授权书上才可以,并且附带各种限制。前者叫作「自由软件」,后者称作「专有软件」。

好吧,数字时代的作品,不管是文件好了、艺术创作好了,反正只要是内容,只要是以数字形式存在,就必得透过数字工具来制作、修改、读取,一旦工具被专有软件垄断,这个作品的取用就有了门槛,整体相关衍生出的文化就产生了屏障。

怎么说?专有软件的一大特色就是,软件被厂商控制,他们想开价多少、想要怎样收费都取决于其策略,既然你的资产都套牢在他们的产品手上,你有说不的权力吗?你说我们可以来反垄断,但今天如果一个国家政府的资产全都掌握在这间公司手上,那这些金权之间的纠葛、国际之间的角力难分明,将无法让人确信真有跳脱牢笼的一丝光明。

再来提提教育,当我们国家的教育建立在专有软件之上,无疑是帮这些厂商训练未来潜在客户,即使如此义无反顾帮忙、长久而持续地培养将来厂商可以直接收割的种子,还是要缴交软件的授权费用给厂商。何况,学校所教的软件,如果学生因为经济问题无法使用,难道灌输他们盗版?(注:许多院校在教授专有软件时,都有私传谜样光碟片的风气,今日社会对数字产品的法律观念可见一斑。)别异想天开说可以让学生自由去学校教室练习了,谁来开教室,薪水谁来付,谁来保证学生与硬件财产安全?更别提这些无法购买专有软件的弱势学生,真有时间、精力能待在学校教室了,多半不是打工,就是要帮忙家里。于是,从学校选择的软件开始,就初步划分了阶级,建立在专有软件之上的教育,并没有机会平等可言。当我们无法保证学生真有心力学习,至少我们必须保证学生若愿意学习、也俱备硬件时,所有人都能享受到一样的资源,没有任何进入门槛。学生毕业后想用怎样的软体,凭个人选择、公司考量、自我能力而定,但起码教育阶段中不应存在因软件授权而起的差异。

Tree by Martin Svedén, licensed under CC-by 2.0

唯有自由软件是解脱之道,人人都能自由取用。

你可能说,既然自由软件可以自由散布,任何人都可以随意取得,那么谁来维护自由软件?谁来支付自由软件开发者的薪水?没有人要开发自由软件的话,那么自由软件应该很难用吧!

不,世上早有许多公司和基金会投入自由软体开发,例如 Android 手机中采用的作业系统内部核心 ─ Linux,也是自由软件,但有超过九成以上的贡献都来自商业公司的雇员。LibreOffice 这套自由的办公软件,除了志工协助之外,也有专业的开发公司如 Collabora、Red Hat…等有雇用员工开发、改善。

所以我们知道,自由软件的开发跟专有软件没有太大差异,除了志愿参与的热情朋友之外,写软体还是一样靠职业开发者处理。软体开发是专业的事,我们在使用软体上总会遇到问题,想要解决问题?除了有能力能自己动手之外,没有能力也可雇用专业程式设计师去开发、改善。就好比家里水电有问题,当我们自己无法处理时,总必须请专人来修理;当遇到法律问题,我们若自己无法处理,总必须请律师咨询。

这世上可没有白吃的午餐,如果以为采用自由软件代表免费,可就大错特错,毕竟即使自己真有能力可以自行开发、修改、维护自由软件好了,以机会成本的观念看来,这些都依然是自己必须吸收的成本。免费取得,但凡事都得亲力亲为自己来,并不真正「免费」。至于学校采用自由软件的好处是:如果愿意投入资金,代表投入的资金将回馈到全体社会上,而非特定厂商;若愿意培养学生,代表未来的人力资源都围绕着自由软件,也就会有更多人使用软件、软件问题有更高机率被改善、也将创造出更多自由开放的文化资产。教育者应该要知悉到自己一时所选的软件,对于未来社会整体文化将产生的持续效果。

程序教育正在兴起,试想未来人人都有程序设计基础,只要有心,谁都能从自由软件所开放的源始码中学习、和世界各地参与该自由软件专案的朋友们沟通、合作,无疑是很好的动手实作教材。除了自己可以动手改善外,不会写程式的人若有需求,也都可以聘请专业的程序设计师,将这个自由软件修改成符合自己期待的模样。一旦程式改善了,只要发布出去就能造福更多受到相同问题困扰的人,人们不只满足自己利益,同时也能让整个社会全体一同得到利益,自利且利他。以任何方式贡献自由软件的朋友,不管是交流推广、心得分享、协助翻译、捐款赞助、除错开发…等,其实同时都在帮助全世界的人。

我相信人类社会之所以有今天,是站在前人的肩膀之上,人类将知识、技术、文化,一代接一代传承下去,再发扬光大;我认为传承之间不应存在门槛,知识、技术、文化不应私藏成为独家,所有资源皆应平等自由取用,再任接受者天性自由发展,成就新的知识、技术、文化。

自由软件,是我坚信的未来。

转载请注明:开发者关系 » 数字生活、作品、教育、和自由软件